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财会界 >> 正文

退离高官备受企业推崇

2013-08-13 10:35来源:会计师网打印订阅
[导读]7月底三位曾经的省部级干部担任中国重汽独立董事,事件轰动整个资本市场,使“高官独董”问题再度引发社会关注。退离高官到企业“发挥余热”这一现象该如何看待?

   退休高官企业任职引关注

  中国重汽(香港)7月底在港交所发布公告,三位曾经的省部级高官石秀诗、韩寓群、崔俊慧出任中国重汽独立非执行董事,年薪为18万元人民币。他们曾分别担任贵州省长、山东省长、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中央规定:中管干部退(离)休后担任独立董事,不得领取报酬;欧美国家:对“旋转门”有的制定法律监管,有的没有禁止规定。

  在中国的上市公司,退休高官担任公司的独立董事或是其他职位早已不是新闻。早在2011年,一项针对沪深两市上市公司的调查显示,当时市值排前50的上市公司中,有34位政府退休高官任独立董事,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聘请的担任不同职务的前任官员达到了1599人,其中近500人担任独立董事,这次中国重汽的新任独立董事崔俊慧当时就担任中石油的独立董事。

  梳理目前A股市值前十大公司,在其48位独立董事中有7名为退休高官,占比约15%。如果包括有普通政府官员背景的,这一比例会更高。

  在目前的中国上市企业当中,“中字头”央企上市公司几乎都会有前任高级官员“压阵”担任独立董事,中国石油独立董事刘鸿儒曾经担任央行副行长、中国证监会主席等职务,光大银行独立董事周道炯也曾担任过中国证监会主席一职,而中国铝业独立董事吴建常曾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冶金工业局副局长等职……

  退休高官缘何备受企业推崇?

  在日前发布的公告中,中国重汽并未说明选聘三位前高官担任独董的原因。按照惯例,要担任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首先要有独董任职资格,其次要经过上市公司提名,之后经过股东大会表决通过才能正式得到聘任。但调查发现,几乎所有上市公司在对独董候选人的提名中,都没有披露提名原因,大多数仅提供候选人简介。

  “我们倾向于选择那些人脉广泛、对公司有帮助的人担任独立董事。”谈及这一问题,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坦言。

  一家没有聘任过退休官员的上市公司负责人说,企业之所以聘用退休高官或相关部门退休官员担任董事或监事,看重的是他们在经济活动中或是行业内的“影响力”以及“协调能力”,这也是企业的重要资源。

  那么,上市公司聘请独立董事、监事应该遵循怎样的规则?今年1月份,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微博)“炮轰”原北京市国资委官员突然接任北京银行监事长一事,曾引发人们对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变动不透明的关注。尽管上市公司和作为二股东的北京市国资委均否认人事变更违规,但北京市国资委“只是做一个人选推荐”的表态,还是引起人们对董、监、高人选“窗口指导”的怀疑。

  “独立董事制度的目的是制约经理人,以便更好地保护股民。但在中国因上市公司一股独大,独立董事的作用更应该是制约大股东,以此来保护中小股民。”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微博)说。

  但分析人士指出,独立董事是由控股股东指定的,这就决定了其难以发挥制衡作用。而控股股东都会出于自身利益选择独立董事,退休高官则因其数十年累积的为政资源和人脉备受推崇。

  社会为何诟病退休高官企业任职?

  对退离高官到企业任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公众担心这一现象会影响社会公平、公正,会干扰正常的经济秩序,滋生腐败。

  “在很多国家也存在官员退(离)休后到企业和机构任职现象,他们称之为 旋转门 现象。但国情不同,不能简单类比。”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微博)说,在很多国家的体制下,部长像走马灯似的换,官员退休之后除可能有一些补贴外,没有特殊待遇。而我们国家的省部级领导干部为政数十年,最后在位高权重的岗位上退下来,依然享受相应级别的待遇,因此,他们会拥有比国外官员更多的资源、权力。

  “退休高官本来就享受着很高的待遇,再到企业虚挂职务,还拿着高薪,当然会引起社会的不满和诟病。”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汤啸天说。

  针对这一现象,竹立家认为,应对退休官员在企业任职行为作三方面限制:一是对公司独立董事的待遇加以限制;二是严格规定退休官员不得去同行业任职;三是必须回避同一地域,以减少利益输送的可能性。

  许多专家提出,应对已出台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细化和完善,以便掌握执行;对党内纪律要坚决落实、严格执行。

  用制度制衡“沉淀的影响力”

  公众对退休官员到企业任职的质疑,实质是警惕“沉淀的影响力”可能被滥用。

  有专家指出,企业为什么愿意高薪聘请退休高官?固然有看中其经验能力的可能,但不言而明的恐怕是他们丰富的人脉资源,在意他们“沉淀的影响力”。因而,一些遭社会诟病的现象与之伴生。

  法律、党纪对退(离)休官员到社会任职,也有规范和约束。然而,现行的相关规定偏重于宏观指导,尚缺强制性和可操作性。比如,如何界定原身份和现任职公司的关系?党委、政府和企业又属什么关系?对于退休官员任职后的从业行为,也缺少监督问责规定。细化法制规定,是亟待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如何用制度之力规范这些“沉淀的影响力”,使之成为造福社会、为民谋利的正能量,需要的是划定界线,加强监督。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规范退休官员出任新职,应该公开透明。当“隐形权力”显性化,退休官员的去向受到社会有效监督,经得起检验,质疑和猜测自然也就没了市场。

   

( 责编:sylvanas )
 
 
联系我们
编辑邮箱:demi@acc.cn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