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财会界 >> 正文

哪些担忧让全球CFO们夜不能寐

2015-02-02 13:34来源:财经网打印订阅
[导读]2015年全球经济前景展望的区域差异非常大——尽管预测北美经济将保持稳定增长,但这仅有的乐观被欧洲经济的乏善可陈以及对中国和印度经济增长将陷入停滞的无端忧虑所冲淡。

  2015年全球经济前景展望的区域差异非常大——尽管预测北美经济将保持稳定增长,但这仅有的乐观被欧洲经济的乏善可陈以及对中国和印度经济增长将陷入停滞的无端忧虑所冲淡。我们无意尝试求解今年的宏观经济之谜,而是通过清晰的微观视角,以四家截然不同的国际公司为例,审视有哪些事情让CFO们夜不能寐。

  加拿大石油行业等待绿灯

  Freemont Resources是加拿大一家小型私营石油公司,在东部阿尔伯塔省(Alberta)和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拥有土地和生产性资产。该公司的年收入低于500万美元。公司CFO Helmut Hauke解释说,大宗商品价格推动了该行业以及加拿大其他经济领域的增长。因此,大宗商品市场所面临的任何全球性风险都将对该公司的收入乃至加拿大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产生显着的影响。

  但是,Hauke眼下担心的并不是那些可能制约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需求的外部风险(例如中东地区的冲突或美国经济的放缓),而是那些可能导致产量削减或影响公司长期生产策略的国内因素。

  Hauke解释道,加拿大政府拟建设两条输油管道,分别通向该国的东海岸和西海岸,从而让加拿大的石油生产商在海外竞争中具备成本优势。目前,该项目正处于评估阶段。他说:“实际上,这将为我们打通中国和欧洲市场,从而减轻对美国需求的依赖,给予我们更大的定价权。”

  Hauke表示,目前加拿大未向中国出口石油,因为这是不可行的。由于上述项目立足长远,Freemont Resources公司的生产规划阶段也相应较长。他补充道:“2015年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决定这究竟‘可行’还是‘不可行’。”

  此外,Hauke还指出加拿大石油生产商如果不能获取更广泛的国际市场,将变得不堪一击。他说:“我们几乎将所有石油都卖给美国,在只有一个客户的情况下,你只能是价格接受者,而不是价格制定者。一旦这些输油管道建成,所有事情都将发生变化,但在此之前,我们仍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况。”

  Hauke谈到,环境障碍必须予以清除,这也是扩张所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他解释说,无论是加拿大政府还是艾伯塔省政府都面临着来自环保主义者的巨大压力,他们不仅阻止建立输油管道,同时也反对公司在开采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时使用“水力压裂法”或“液压破裂法”(一种广泛使用但颇具争议的技术)。他指出:“就我所在公司以及整个行业而言,大多数矿井都采用了液压破裂法。如果最终政府决定限制液压破裂技术,那么我们的生产能力将会下降。与此同时,政府也可能允许继续使用这种技术,但会提高资源开采税税率。或者,政府可能会决定减少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所能享受的所得税优惠政策。这些政策都对石油行业不太有利。因此,风险是永远存在的。”

  Hauke补充道,另一风险是输油管道将通过的地区大部分归属于加拿大土着部落即常说的“原住民区域”。他说:“此外还存在一些法律问题,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继而对石油行业2015年及以后的规划产生影响。因此,虽然我们对开拓中国和欧洲市场寄予厚望,但这也存在着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2015年,我会密切关注所有动态,确定我们是否能够启动规划周期,在可合理预期的环境中筹集资金和钻探新矿井。”

  印度公司需要跟上市场变化步伐

  MedPlus是印度第二大连锁药店,拥有1200个网点和8500多名员工。对于公司CFO Atul Kumar Agarwal而言,在2015年及以后年度,他首要考虑的问题是利用印度药品零售行业快速增长的契机迅速发展,同时遵循新的企业法规

  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 &Company)的最新预测,印度医药行业的市场规模有望从目前的120亿美元增长至2020年的700亿美元。Agarwal指出,按照该国现有的个人收入增长以及强劲的整体增长,消费能力将有很大的提高。

  印度外国直接投资(FDI)限额的健康增长也极大地推动了保险业(以及国内药品零售行业)的发展。Agarwal说:“在印度实施开放政策之前,全国仅有几家公司提供健康保险,人们普遍缺乏保险意识,不知保险为何物。现在,政府计划将FDI限额提升至49%,许多外资保险公司纷纷进入印度市场。这极大地提高了全印度人民的保险意识,也大大提高了保险的市场份额。”

  更强劲的购买力以及更易获得的医疗保险途径意味着会有更大的、更有组织的市场参与者进入这个行业,也就意味着MedPlus公司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

  Agarwal表示,迄今为止,印度的药品零售行业主要由本地的小型医药公司构成,其中只有3%的供应商采用连锁模式。他说:“虽然我们并不希望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面临来自海外的巨大竞争压力,但对印度国内来说,我们希望更多的新公司进入到这个行业,获取相应份额。”

  他有何顾虑呢?Agarwal指出:“获取资本是头等大事,这让我寝食难安。从战略财务角度来看,任何行业的增长都需要大量的流动资本。然而,典型的银行和金融机构都非常谨慎,它们受到严格的监管,而且往往回应迟缓。印度不允许外国直接投资进入零售药品行业,因此,我们所能寻求的只能是本地的私募股权投资。我一直在寻找优秀的本地合作伙伴。”

  同时,他解释道,对于任何一个成长型企业而言,你必须在控制职能方面从严从紧。他补充道,印度有关公司治理的新立法加剧了这一挑战,让许多CFO在2015年都需专注于合规性问题。

  Agarwal说:“印度的法律出现了许多变化,这些法律类似于几年前美国强制实施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OX)。例如,修订后的《公司法》就是一个需要特别留意的领域,它让我彻夜难眠。法律条款变得如此严格,我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试图理解和贯彻落实。”例如,《公司法》现在规定上市公司和私营公司都有责任将其三年平均净利润的2%专门用于企业社会责任(CSR)活动。

  针对不确定性制定规划

  对于Atul Kumar Agarwal 等CFO们而言,确保公司能够紧跟迅速扩张的市场步伐以及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将在2015年耗费他们的大量精力。而其他一些CFO们的境况又会截然不同,对于所在公司主要服务北美市场的许多CFO们而言,他们的挑战是如何应对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和消费者喜好不断变化,保持市场份额。

  Kizan International,Inc.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布里斯班市的全球性服装制造商和分销商,其大部分业务位于北美地区,公司CFO Kathy Liu解释道,这给CFO带来了持续增加的提升运营效率的压力。她说:“未来数月,转移我们关注焦点的事项都与美国零售顾客端直接相关。这不一定与消费者的收入或支出相关,更多地是与支出行为的变化相关。如今,消费者对高科技产品越来越感兴趣,而非服装。所以,我们不仅需要在行业内进行竞争,还必须针对消费者的喜好进行支出类别的竞争。”

  为此,Kizan公司正在对拟进行的投资选项进行审查。她说:“2015年,我们肯定要对电子商务进行拓展,希望构建此类分销渠道,对社会化媒体营销进行投资,然后尝试更多地向消费者直接销售产品,而不是完全依赖于零售商。”

  与此同时,Liu将继续密切关注美联储未来几个月的举措,预测潜在高利率可能会对公司生产成本造成的影响。她指出:“当谈及对冲时,我们的确对高利率的出现有所担忧。正如你所了解的,利率上升会增加生产成本,也会带来整体性通胀压力。这将间接导致其他所有领域的薪资压力,包括运输费用。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

  Liu还解释道,利率提高的潜在可能以及相关的通货膨胀影响要求Kizan公司对其定价和现金管理战略进行更为严格的审查。她说:“2015年,我们的计划需要更加积极一点,对价格进行频繁而细微的上调。我们认为,与试图在某个时点一次性大幅上调价格相比,这一战略更具优势。我们还将继续建立现金储备,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是在通货膨胀时期,我们需要对应收账款的收款情况保持警惕,直到将价格上涨传导给我们的客户。我们看到已经有一两个零售商改变了他们的付款方式,比如从30天延长至45天,我们必须格外小心,谨慎地管理我们的现金流量。”

  Liu谈到,另一种克服通货膨胀影响的方式就是有效地进行供应链预测。她表示:“根据我们原料进口国的情况及该国的通货膨胀压力进行判断,我们甚至可以在供应商涨价之前囤积库存。但是,必须非常谨慎地进行操作,避免危及我们的现金储备。”

  对技术和人才进行投资

  对于现金流充裕且需要通过提升流程效率以缓解不断增加的成本控制压力的企业而言,这些CFO们在2015年需投资于技术领域,通过采用正确的技术来保持公司的竞争力。

  TENTE Inc.是一家全球性制造商,为国际公共机构、医疗、工业和重型设备市场生产工业用脚轮和轮子。公司CFO Ben Mulling来年的工作重点是确保所在公司对技术和人才做出正确的投资。

  他解释说,对于该行业而言,实现生产车间的自动化是保持竞争力的关键,而且“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实现100%的自动化将对我们未来的成本竞争战略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很多时候,尤其是在生产环境之下,公司雇佣人员专门生产某种产品,他们最终将花费80%的时间来完成这项工作,而另外20%的时间则花在了可以实现自动化的管理性工作和事务上。”他指出,技术需要落实到生产车间、配送环节乃至公司运行的所有环节。

  Mulling补充到,与此同时,行业对制造人才的争夺日益激烈。他说:“过去三年,我们看到制造业已经开始回归美国,因此,市场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更加旺盛,目前生产车间存在人才缺口。”Mulling表示,出于这个原因,TENTE公司正重新审视其管理团队的整体能力,“我们正在千方百计地加强我们的生产管理能力,以提高的生产车间的生产效率”。

  此外,业务的自动化并不限于生产的基本环节。展望未来,能否有效地利用技术将是TENTE公司财务部门提高效率的关键所在,也是监测和控制公司管理费用的重点所在。Mulling解释道,TENTE公司可通过改进管理技术来提高其财务能力等诸方面的业务能力。他谈到:“更多的业务流程实现自动化,对我们就更有利。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CFO的角色

  对Helmut Hauke而言,作为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的CFO,他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确保所在公司能够筹集资金以及针对产品需求模式的不断变化进行规划。对于Atul Kumar Agarwal而言,情况类似,印度药品零售市场迅速增长,作为CFO,他的职责就是发挥增长战略家的作用,确保筹集到所需资金以推动增长,同时确保公司遵循了新的公司法和公司治理要求。在服装行业,Kathy Liu作为CFO,角色不断演化,她需将工作重点放在预测和分析上,以应对消费者购买行为不断变化带来的挑战,并了解和捕捉替代性的营销和分销渠道所带来的机遇,同时规避利润潜在缩水的风险。与此同时,Ben Mulling作为大型制造企业的CFO,认为自身将肩负更多的运营职能,确保技术和所需人才到位,在生产和流程持续自动化发展的环境下,保持公司的竞争力。

  接受采访的CFO们,虽然在2015年关注的重点事项上可能会有非常大的差别,但他们明显拥有一个共同点:作为CFO,他们的职能已经超越了核算、控制和合规等核心任务,延伸至经营和企业战略的各个领域。挑战林林总总,但他们乐在其中。

( 责编:kasim )
 
 
联系我们
编辑邮箱:demi@acc.cn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