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财会界 >> 正文

于朝:在检察院“做学问”

2015-06-19 15:56来源:会计师网打印订阅
[导读]从研究“司法会计是什么”起步,到出版国内外第一套司法会计系列著作、构建第一套司法会计执业准则——

  在我国,司法会计为打击经济犯罪案件提供重要的法律依据。司法会计师是一个意味着绝对严谨、公正的职业,这要求从事司法会计的人员对会计核算、到法律知识都必须了如指掌,

  □“这些年的工作实践告诉我,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找到了解决司法会计鉴定问题的思路,形成研究成果,并应用于办案实践,一举突破一件件大要案。”

  □接到该省检察院委托时,于朝正在感冒高烧,匆匆赶到数百公里外的办案现场,半小时后,于朝审查确认入卷书证系伪造。

  □30年的坚持,于朝构建起了由司法会计概论、司法会计检查学、司法会计鉴定学和司法会计师业务四门分支学科理论组成的司法会计学科理论。

  □对于做学问、办案,于朝自称做到了“人生苦短,心无二用”。

  “司法会计”一词,无论是法学界还是会计学界都还是一个相对比较陌生的领域,然而有人却在这一领域已经辛勤耕耘了30年——他就是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检察官于朝。

  从研究“司法会计是什么”起步,到出版国内外第一套司法会计系列著作、构建第一套司法会计执业准则———于朝走过了30年的历程。他不仅做成了“学问”,还将理论研究成果运用于办案,他兼任着全国检察机关司法会计专业指导组组长、全国检察机关教育培训讲师团成员等多重身份,并3次荣获“济南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

  初夏时节,我们走近了他。

  疑难案件显身手

  初见于朝,他正在工作间给一起职务犯罪案做鉴定。见到我们,他从一堆摞得厚厚的财务账册后探出头来,抹一把额头的汗水:“您先在外面稍等,我忙完手头这点活马上就到。”一个小时后,于朝揉着熬得红红的眼睛走了出来,他抱歉地说:“自侦部门委托鉴定的一个大案子,重任在肩,请多多包涵啊!”

  “做学问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我们对做学问的于朝充满了好奇。

  于朝回答说:“这些年的工作实践告诉我,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找到了解决司法会计鉴定问题的思路,形成研究成果,并应用于办案实践,一举突破一件件大要案。”

  从事业余理论研究所形成的系统的专业工作思路以及侦查指导工作的经历,使得于朝在处理各类疑难案件中得心应手。“这些年来,于朝不仅为我们济南市检察机关办理各类疑难案件作出了一份贡献,还接受最高检和外地检察机关、公安机关的委托,参与处理一批在全国或各地有影响的疑难刑事、民事案件。”济南市检察院政治部干部老董对记者说。

  据说于朝由于办案作风顽强,常常连续作战,曾休克在办案途中。《济南日报》曾以“幕后英雄”为题报道了他长期协助办案的事迹。“司法会计师的诉讼地位和职能,要求甘当辅助人员,全力提供诉讼所需技术支持。”于朝说。

  5年前的一个春天,济南市检察院查办一起特大受贿案,涉案人员孙某拒不供认受贿事实。行贿方是一建筑公司,公司负责人虽已承认了行贿事实,但不清楚公司是如何核销行贿费用支出的,而该公司会计、出纳人员也说不清这一事实,致使办案工作陷入困境。

  “接受任务后,我迅速前往办案现场。面对扣押的数箱凭证、账簿、报表,依据该公司经营特点,着手查证可能存在的隐账核销行贿费用嫌疑账项。在排除了虚报人工费的情形后,我把查账重点放在了损耗材料方面的账项,很快发现票据中存在虚假可能。”谈起当年工作的一幕,于朝脸上带着笑容,“随后,我建议由办案侦查人员通过银行追查报销转账款项的去向;同时,我到税务机关查证相关账项,最终查明行贿方通过当地某税务所代开发票的同时,将转账支付的款项套取现金用于行贿的犯罪证据。”

  无独有偶。两年前的初冬,外省检察机关起诉一起团伙贪污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律师指出原司法会计鉴定结论有错误,庭审中止,法庭组织重新鉴定。于朝承担了该项鉴定的主检任务。于朝有一套自己在工作中总结出的审查鉴定事项的理论与方法,经审查他认为原鉴定事项违法,不能简单重新鉴定。随后,他与启动鉴定的法官协商,重新确定了新的鉴定事项。本案中,于朝不仅通过期货损益问题鉴定规程,用15天时间组织完成了两项鉴定,还发现未被法庭注意到的证据缺陷,并提出建议。后来的二审中,法官专程到山东就本案的证据问题找于朝进行沟通。应二审法官的要求,于朝提供了书面的证据分析材料,被二审法院采纳并改判被告人死缓。

  “重视研究办案谋略,并将其运用于疑难案件的处理,是我这些年检察业务工作的特点之一。”于朝说。去年5月,东北某省检察院立案侦查的一厅级干部受贿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行贿人翻供,并以其在侦查阶段提供的虚假书证为据,向省委领导状告称省检察院违法办案。

  接到该省检察院委托时,于朝正在感冒高烧,匆匆赶到数百公里外的办案现场,半小时后,于朝审查确认入卷书证系伪造。这一结果令案件承办人十分紧张:一是书证的虚假性给行贿人状告检察机关提供了有利证据;二是该公司机构非常庞大,在行贿人翻证的情况下很难直接从浩繁的财务会计资料中找出核销涉案行贿费用的账目。

  如何突破行贿人的反侦查伎俩?于朝冷静地分析了该公司的特点,拿出一套具体侦查方案,被该省检察院采纳。随后,办案人员依计实施,在未接触行贿人的情况下,仅用一周时间便迫使其主动找到该省检察院反贪局领导认错,重新作证并提供了真实行贿书证。

  于朝去年协助公安机关办理一起巨额信用证诈骗案件,被山东省公安厅列为精品案件。通过研究连环信用证问题鉴定的专用程序,于朝将该案原由中介机构认定的约计2300余万元损失额精确到26107452.37元,同时清楚地揭示了十单信用证之间的关联和损失部位,为确认犯罪损失和分清不同作案人的刑事责任提供了证据;他协助公安机关补充了大量证据,使侦查卷宗由鉴定前的9本增加到24本,使该案成为同类案件审判最顺利的经典案例。

  不畏艰辛、吃苦耐劳,于朝在办案中表现出来的素质受到各界好评,他先后荣立二等功、三等功,连续两届被评为“济南市优秀检察官”,被市工会授予“五一劳动奖章”。

  学科理论原创者

  1979年8月,只有高中学历的于朝走进了济南市检察院的大门。为了尽快熟悉检察业务知识,他先是读法律夜大,后又考入华东政法学院函授部。经过多年的业余苦读,积累扎实的诉讼、证据法学基础,1984年起他利用业余时间从“司法会计是什么”为研究起点,探索出先构建基本理论系统,后建立实务理论系统的司法会计学科理论研究路线。

  你研究司法会计学的初衷是什么?

  听了我们的问题,于朝一脸严肃地向我们介绍了30年前他遇到的一件“奇葩案”。

  “这是我到检察院工作后遇到的第一起涉及司法会计鉴定的案件,那时办案搞司法会计鉴定还是稀罕事。这起案件,一审根据一份会计鉴定判的是无罪,再审根据另一份会计鉴定却作出了有罪判决。”

  相同的账目,两份会计鉴定结果为什么会相反呢?这让于朝百思不得其解。司法会计鉴定是否具有科学性?司法会计鉴定又应该有什么样的标准和规则?他冥思苦想,翻遍了资料也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

  “没有一套系统的司法会计理论,对于检察机关处理相关案件会带来很大的困难,一些犯罪分子可能会因此逃脱法律的制裁,也可能使无罪的人受到无辜追究。”于朝深有感触地说。于是,因为对科学的向往,因为对理想的追求,因为对事业的责任,于朝踏上了一条艰辛的问道之路。“真没想到,这条路一走就是30年啊。”

  30年,对人类发展历史来讲,只是弹指一挥间,然而对于一个人而言,则是他的半生经历。

  30年的坚持,于朝构建起了由司法会计概论、司法会计检查学、司法会计鉴定学和司法会计师业务四门分支学科理论组成的司法会计学科理论。

  30年来,于朝不仅出版了数部司法会计专著,被一些大学采用为本科教材、考研参考书,其研究成果还先后被编入高等院校统编教材、高等自学考试教材、司法部主持编写的培训教材。同时,这套学科理论还成为大学司法会计专业(方向)设置专业教学课程的理论依据。目前(6月19日),这一学科理论成果已逐步被推广应用于我国司法实践、理论研究、标准制定、法学教育以及专业人才培训。

  回首30年,于朝一路走来,可谓硕果累累——1990年于朝被山东省检察机关自侦工作会议采用的典型交流材料《未明确作案人贪污案件的立案与侦破》一文,首次提出因事立案、先破后审的职务犯罪侦查路径;1998年他将《“初查制度”探究》《论检察机关侦查模式的改进》等研究成果呈报高检院领导,提出改革侦查制度的工作建议;针对贪污贿赂犯罪分子猖狂洗钱对检察机关大案侦查工作带来的不利影响,他研究归纳出“干洗”和“水洗”两种不同“洗钱模式”,分别提出了宏观对策和具体侦查对策,这一成果已编入全国检察机关反贪侦查教材,并被应用于检察业务实践;针对证券从业人员透支炒股犯罪的定性和数额的争议,他发表《证券从业人员透支炒股的定罪问题》,提出了独到的认定方法,已被用于此类案件的查处工作;针对“私分国有资产罪”定性难的问题,他发表《保护国有资产的两个法律问题》,提出将罪名改为“私分国有单位资产罪”的立法建议;针对司法实践中不重视或不恰当运用书证的倾向,他发表《财务会计资料证据的证明力问题》,提出了财务会计资料证据的证明限度以及取证规则;面对职务犯罪预防工作发展途径,他撰写的《试述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拓展》一文,提出职务犯罪防控机制评估这一新的预防犯罪手段,获全省检察机关预防职务犯罪理论研讨会二等奖。

  回想当初,困难重重。一位只有专科学历的检察官,一是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科研技能训练,不清楚构建一门新兴学科理论该从何着手;二是无法搞到研究资料,别说司法会计资料,就连一般的法律、财会书籍都很难买到;三是缺少精力和时间,在本职工作外再搞理论研究,精力和时间都无从保障。理想、信念,这些词语或许会被解释为空洞的说教,但理想、信念的的确确地支撑着于朝走过了30年业余理论研究之路。

  有人说:在所有的天赋中,刻苦可能最容易被忽略,而又最难以获得。这代表着你要忍受经年累月的孤寂,经常性的连续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集中注意力,面对层出不穷的难题,仍要保持旺盛的斗志,尤其是在一个完全无法预知成败的情况下,面对那些接踵而至的讥讽、流言和冷眼,仍然能够坚持自己的选择。这似乎就是对于朝持续30年科研经历的真实写照。

  无怨无悔做“人梯”

  于朝每年都需要为全国一些检察机关提供专业咨询或指导办案。凡有咨询者,他总是耐心听取案情,阐释专业原理,帮助研究具体对策。两年前的盛夏,某省级检察院司法会计师,因首次接触到透支炒股贪污案件,一周内反复打电话来咨询。于朝从检材审查、鉴定事项设定、鉴定规程与方法、特殊情形处理等多方面给予解答,使鉴定得以顺利进行。

  凡外地司法机关的同志带着疑难问题来到济南请教,于朝总是在24小时内拿出专业结果或处理方案,有时甚至工作到凌晨4点。前些年,一些媒体在报道涉及司法会计专业的新闻遇到疑难问题时,也主动登门进行采访,《第一财经日报》《中国会计报》《财会信息报》等专业报纸多次发表了对于朝的采访文章。

  作为检察机关土生土长的学者型专家,自1986年起,于朝就开始应公检法纪等单位邀请,承担系统内业务培训任务;同时,他还被山东大学、山东科技大学等院校聘为研究生导师、客座教授、兼职教授,在十多所高校开讲授课,课程包括司法会计、侦查、刑事诉讼、检察业务、检察技术等。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济南泉水的温润,滋养了他谦和的心态,赋予他智慧灵秀和旺盛的精力。对于做学问、办案,于朝自称做到了“人生苦短,心无二用”。回忆30年的奋战史,如今已经58岁、曾患癌症的于朝坚称“永不后悔”。

  采访即将结束时,我们问于朝,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是不是该享享清福了?

  于朝微笑着说:“半辈子都给了它,我放不下啊!真的期待有朝一日司法会计学能成为一门职业,实现社会化发展。”

( 责编:卜筱 )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