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高管动态 >> 正文

法国出租车行业与优步冲突CEO已被拘留

2015-07-06 17:08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打印订阅
[导读]法国出租车行业与优步的冲突,已经进入“白刃战”。

  从来没有一种商业模式如此搅动时局,尤其是当法国遭遇优步时。

  法国出租车行业与优步的冲突,已经进入“白刃战”。继被媒体称为“疯狂星期四”的“6·25”出租车大罢工后,6月29日,里昂一名呆在自己奔驰私家车中的警察竟被误作优步司机而遭攻击。

  同日,警方拘留了优步法国CEO桑法尔·蒂博及其西欧总经理皮埃尔-迪米特里·戈尔-科蒂。据最新消息,两人将在9月份接受法院审判。

  看起来政府是站在出租车司机这边:内政部认定UberPop为“组织非法出租车运输服务”。总统奥朗德先生指责其“不遵守任何社会或财政规则”,要求“解散”该服务。

  但优步也不是泥捏的。从政府到法院,几乎所有相关部门都认为优步违法,但谁也无法阻止深谙法国司法程序的优步继续处于运作状态。因为要禁止优步,必须走完所有的司法程序。但截至目前,除UberPop司机外,优步公司本身仍没有被定罪。

  全球第三大市场

  吸引世界眼球的围猎优步行为,很容易被误解为反对自由市场竞争规则的壁垒政策或行业保护,这就冤枉了力图解锁法国经济的本届政府。

  事实上,与西班牙、意大利、德国严格禁止优步大相径庭的是,法国已成为其在美国、英国之后的第三大市场。

  自2014年初进入法国市场后,优步为法国客户提供多种服务:符合出租车行业规定的Ubertaxi;以高端客户为主的UberBerline(法国称为VTC)以及汽车等级次于VTC但专业司机驾驶的UberX;而最后推出的UberPop,直接将平台开放给个人,以低价位迅速征服了年轻用户。

  法国优步的使用人数一年间增长了7倍,目前已达100万。单独UberPop一项,用户已达40万。即便出租车大罢工当天,在优步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时,其应用平台仍然十分热闹,很多用户抱怨打不到优步。

  为何围剿优步

  在法国要获得出租车营运许可证,理论上可在市政厅和巴黎警察总部免费申请。但事实上,由于等候名单很长,主要的获取途径是向退休出租车司机购买。

  一张巴黎出租车营运许可证的转让价已高达20万欧元。出租车司机的月平均收入在2000~3000欧元左右。昂贵的入行门槛和相对微薄的收入难免令法国出租车司机对任何新运作模式持高度警惕态度。

  事件的直接导火索是自今年6月起,马赛、斯特拉斯堡和南特开辟UberPop服务,引爆出租车司机强烈不满。而去年曾参与起草新行业法——“代沃努法”的一位政府前重要官员受聘优步,则火上加油地激化了抵触情绪。

  全国独立出租车联盟代表帕斯卡尔·怀尔德认为,出租车行业的困难未被政府重视,部长们或拿到好处和优步有共谋。如果不采取行动,事态将迅速朝不利于他们的方向演变。于是,各地零星抗议最终演变为6月25日全国总罢工,颇具自行伸张正义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多起暴力事件。

  出租车司机的愤怒主要集中于UberPop的不光彩竞争手段、政府干预无力、法规不明确。“我们要支付社保、营业许可证、银行贷款、保险。他们什么都不用付,太过分了。”马赛出租车协会秘书长拉希德的这番话代表了出租车司机的普遍情绪。

  巴黎出租车司机还对记者强调,他们不反对优步,也不拒绝竞争,但要求有明确的行业法规。按中国的说法,个人要有界限分明的自留地。这才是他们对政府最不满意也最不信任的地方。

  他们同样对制裁力度表示失望。仅5月间,大约有150例针对UberPop的起诉,但判决结果往往是对优步司机处以200~500欧元的罚款了事。而当UberPop司机被警察处罚时,优步已承诺为其买单。

  “非法从事出租车业务面临判刑一年和15000欧元的罚款。如果法律真的落实,大家也会心平些。”帕斯卡尔·怀尔德说。

  但在一些专家眼里,冲突的深度原因恐怕在于百年来陶醉于垄断状态的法国出租车业及其庞大的政客游说团队排斥新型竞争模式。

  经济学家、媒体撰稿人罗宾·里瓦东分析,优步这个产品理念本身就来自巴黎糟糕的出租车现状。就人口密度而言,巴黎出租车仅为纽约和伦敦的五分之一;四分之一的巴黎出租车司机租用许可证,利润可怜;而拥有许可证的业主,认为自己购入了值钱的财产,没有兴趣改进服务,死水一潭的出租车行业接受不了任何改变。在他看来,UberPop的司机仅业余出车,瞄准的是低价格年轻消费群体,并没有对出租车构成直接威胁。

  相关法律诞生即过时

  当优步2014年2月进军法国市场之时,VTC——以高价、豪车、优质服务为特色的带司机私人租车客运服务,与传统出租车业的冲突进入激化阶段。为规范行业,政府于当年10月出台“代沃努法”。

  值得一提的是,负责制定此法的托马斯·代沃努堪称法国政坛上最昙花一现的国务秘书,上任仅一周左右即因逃税丑闻被迫辞职。在他超短任期内出台的法律并未就当时已进入市场的优步模式给出可作为法院审理依据的明确条文。《费加罗报》在去年底的一篇报道中曾颇有预见地讽刺该法“天生不足,想把野兔和白菜、出租车搅和在一起,一诞生便过时了。”

  “代沃努法”未能从根本上为出租车与其他新型服务模式划出界线。

  出租车作为管制性行业,除必须拥有营运特许证外,对驾驶员的要求非常严格,例如无犯罪记录、驾驶执照没有6个点及以上违规处罚记录等;但针对高档客户群体的VTC、入行门槛相对较低,要拿到行业许可证需要无犯罪证明,职业保险以及250小时的培训,同时对车的等级品质有严格的要求。按照代沃努法,只有出租车可以在街上自由载客;VTC只能接事先预订的客人,在两趟之间必须返回基地。

  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按规定VTC的车有一定等级,车龄在6年以下。但现在很多VTC车的档次还不如普通出租车。驾驶员多为未通过出租车专业考试或驾驶资格已被吊销。

  此外,代沃努法曾要求VTC从收订单到接客不得低于15分钟,但这一规定因不具备执行性目前已被宪法委员会正式取消。

  涉及到UberPop,代沃努法规定只有出租车和VTC可以提供客运服务,UberPop不属于这个范围。由于注册平台上的司机不是专业司机,即使优步要求注册者提供无犯罪记录和民事责任保险,仍然不在法律许可范围之内。UberPop也不能归入该法许可的“拼车或汽车共享”范畴。因为法律规定,只有为缓冲和降低汽车使用成本的情况下,个人才可以从另一个人处得到报酬。

  在司法体系游刃有余

  2014年10月16日,法国刑事法院判UberPop为欺骗性贸易行为。但因优步上诉,暂停执行。

  巴黎商业法院虽认定优步没有尊重法律,但不确定是违法行为。而涉及犯罪行为(2年监禁及30万欧元罚款)的情况下,商业法院又无权受理。

  警方针对UberPop使用非专业司机的调查于2014年11月便已开始,优步法国分部也被数次抄查,但调查始终处于“进行中”,人们仍可以在手机上使用UberPop。

  视优步行为“玩世不恭而且傲慢”的法国内政部长伯纳德·卡泽纳夫上周四公开表示:“我要求巴黎警方作出禁止UberPop的命令”,并称“会考虑所有为非法活动提供数字化手段的行为”。

  就技术层面来说,内政部长的愿望很难实现。UberPop不是一个应用程序,而是由优步向法国部分城市提供的服务。比如在巴黎,人们可选择的优步服务包括:UberPop、UberX、UberBerline和UberVan。如果要禁止UberPop,那就必须把Uber这个程序彻底从应用程序商店里删除。然而,如果GooglePlay或苹果手机的AppStore符合当地法律,优步软件就整体而言便是合法的,没有下架的理由。

  禁止UberPop的唯一可行方案是出台相关法规法律,这恰恰又是最令法国政府头疼的地方。大罢工之后,内政部长试图采取司法途径禁止UberPop,但法律却不允许他立即颁发禁令。宪法委员会正在就代沃努法修正完善中,但需要数月才能给出结果。

  法国政府面临的混乱可总结为一句话:警察试图禁止的,法律却没有明文禁止。这种两难的局面突显传统立法过程在弥漫性、协作性和高速扩张的新式经济活动面前已不知所措,也提出了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当一部法律诞生时间赶不上经济活动转型速度时,我们该怎么办?

( 责编:卜筱 )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