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故事人生 >> 正文

林捷:善恶人生财富作祟

2012-12-13 17:46来源:互联网打印订阅
[导读]24年前,生于福建省福清市的林捷与他人合伙诈骗59万元携款潜逃,连累毁掉一家国有棉纺厂。逃亡的日子里,林捷隐姓埋名,从摆地摊的修表匠做起,开始了一步一步的辛苦创业历程。
林捷:善恶人生财富作祟

  24年前,生于福建省福清市的林捷与他人合伙诈骗59万元携款潜逃,连累毁掉一家国有棉纺厂。逃亡的日子里,林捷隐姓埋名,从摆地摊的修表匠做起,开始了一步一步的辛苦创业历程。最终,他不仅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广西南宁市的大珠宝商,还当上了南宁市民营企业家联合会副会长、广西珠宝协会副会长、南宁市兴宁区政协委员。

  辛苦打拼终成富商,林捷还没来得及享受作为富商的成功和喜悦,警方找到了他。林捷被浦江县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这是一个有关财富的故事,也是一个悲情又值得反思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林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名字有着伴随一生的意义,然而对于林捷而言,这个最初的名字却只陪他走到了21岁。

  锋芒初露

  1967年2月20日,福建省福清市的一个普通家庭降生了一个男婴,取名林捷。当地擅长相术的老人说,这孩子将来大富贵,但会一生颠沛流离,有家难回。

  似乎映证了老人的话,小林捷从小就特别激灵活泼,而且特别爱跟着大人往外跑。于是20岁的林捷便外出寻找财路。半旧的西服外套,拎着一个流行的人造革密码箱,当时他并不知道,改变他命运的就是这一年的秋天。

  林捷在长途汽车上认识了博兴棉纺厂的副厂长,当时他正为厂子里的积压皮棉发愁。“我这次就是出来找买主,可是好几车皮呢,都没有地方能消化得了。”

  林捷敏锐地觉察到了一种商机。于是提出想要一些样品,他并不是胡乱应承,当时福清有很多棉花(19180,45.00,0.24%)商人,老乡的介绍让林捷觉得这个产品出省才有前途。于是他带着棉花样品跑到浙江省浦江县见到了浦江国棉厂的领导。上好的成色和实惠的价格打动了领导的心,1988年3月,林捷将山东博兴的这批棉花卖给了浦江国棉厂,这单20万元的皮棉生意不但让林捷如愿以偿地赚到了钱,而且还因此得到了浦江国棉厂领导的信任。锋芒初露,年轻的林捷对未来充满信心,想大干一场。

  急转直下

  又过了2个月,打通渠道的林捷带着国棉厂业务员又来到滨州,做成了一笔21万元的皮棉生意,还意外地遇到了一个老乡,福建平潭的陈建。这是一位资深的皮棉商人,林捷谦虚地跟陈建“取经”,并告诉陈建自己刚打通的渠道。

  陈建对这个小老乡也是欣赏有加,他说他在沾化还有3个车皮的棉花要卖,提出合伙。

  确定合作事宜后,林捷算了一笔账:3个车皮要60万元的贷款,当时可以说是一笔吓人的业务单。林捷联系了跟他到滨州买货的业务员。业务员不敢怠慢,立即发报给厂里。出于对林捷的信任,浦江国棉厂转了80万元到滨州,21万元是已经做成的货款,59万元是买3个车皮棉的资金。

  钱到账之后,陈建却告诉他,“3个车皮”子乌须有,根本没有陈建所说的“生意”,此时林捷之前板上钉钉的21万元的货也出了问题,在装箱前被当地工商部门给查封,当时候皮棉紧缺,这么大一单生意违反了限量采购的政策。意味着他辛辛苦苦跑的两单生意,一分钱都拿不到。而且以后会和国棉厂存在信任危机。

  巨额提成加上对未来的担忧,林捷犹豫了。

  他太想做成这次生意了。于是和陈建商量补救措施,决定从老百姓手中收购皮棉。以防资金再有变动,他们瞒着浦江国棉厂,将59万元现金打到了个人账户上。

  “陈建带上钱跑路了,只给我留下了10万元。”时隔多年之后,林捷如是说。

  这时候的林捷内心进行了激烈的挣扎,心高气傲的他无法面对被骗的事实,也无法做到坦然承认这一切缘于自己的轻信和不成熟。

  他再次犹豫了。

  之后做了一个影响他一生走向的举动:5万元存在银行,把存折和一封检举陈建的信寄给了浦江国棉厂,带着剩余的5万元跑路。

  浦江国棉厂从此一蹶不振。苦撑多年后倒闭,连厂房也被卖掉了。

  逃亡之路

  林捷一路狂奔到西南,落脚到广西巴马县,成了一名“外来务工的山东人”。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在山上打石头。

  打石头是一项体力活,非常苦不说,还容易受伤。林捷觉得这完全不是一个长远之计。所以“惊弓之鸟”的时期稍过,他就到了县城。这一次,他认识了一个修表匠,闲聊知道修表匠来自福建莆田,也是和他老乡。

  眼活嘴甜的林捷很快就得到了热情老乡的无私“传授”——他花10块钱买了块旧手表,跟着这个老乡学着进行了多次拆装。一个星期后,大街上多了一个年轻的修表匠。一技之长让林捷的新生活,正式起航。

  这一天,林捷的摊位来了一个清秀的女孩修表,表芯是进口的,没货,要等几天。女孩红着脸点点头。表芯始终没到货,女孩却从此留了下来。

  她叫刘小敏,19岁,还在巴马县读师范。爱情,就这么措不及防地让完全不同经历的两个年轻人在千里之外擦出了火花。

  那个年代,在校生谈恋爱是件天大的事,老师找小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你不停止交往,学校就要劝退。”小敏的父母认为这是一场“不对等”的爱情,也坚决反对。

  “我们做过了许多工作和努力,去试图得到别人的理解。然而都是各种的不被信任和伤害。”林捷说,“尤其是小敏,作为一个女孩,和当时一无所有的我在一起,承受了太大的压力。”

  看到女友的痛苦,林捷激发了他的好胜心。怀着对爱情的坚定不移,两个人决定结婚。然而一个连户口和身份证都不能用的人,怎么结婚?

  在生意上的敏感和为人处世的灵活发挥到了极致,林捷四处托人,居然开出了一个假迁移证明,神通广大地将自己的户口迁到了小敏的户籍上,小敏也瞒着父母,偷出了户口本,就这样,两个人办了手续。

  拿到结婚证那天,林捷和小敏的心无比踏实。林捷握着小敏的手坚定而自信地说:“跟着我让你辛苦了。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婚后,两人离开让他们纠结的巴马,来到南丹县大厂镇。揣着兜里的9块钱,林捷和小敏又开始修手表。不离不弃让林捷非常感动,也激发了他因逃亡之路变得畏缩自卑的心,发誓为了小敏也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勤奋加上天赋还有爱情,林捷利用这个小小的修表摊,迅速完成了短期的资金积累。婚姻给了他对未来坚定和拼搏的信念,1992年7月,他在南丹县大厂镇正式开了一家修表店,从此真正开始了经商之路。

  苦尽甘来

  最初的林捷只是进一些一次性火机、电子表放在修表摊上销售,畅销后干脆承包了3个百货公司的修表专柜,还带起徒弟来。

  1994年,小小的修表店却让林捷大赚了40万元。他果断拿出20万元在南丹买了一栋带底商的小楼,终于和小敏结束了租房时代,有了自己的家和产业。1999年,他投资60万元办了清风山庄,主营海鲜,一时红火无二。2005年元旦,林捷在河池市开了第一家珠宝店。生意像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

  似乎天生对金钱的追逐有着特别敏锐的嗅觉和方向性,林捷将目光转向了南宁,和另外两个股东合资开了名为缘德福的珠宝公司,珠宝行业在南宁非常有发展后劲儿,他随后又开了分公司,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林捷的珠宝发家之路,2010年5月,林捷又投资1000万元,在南宁开了中国黄金旗舰店。

  很快,他便成为了在南宁市最大珠宝商之一,每年有至少四五百万元的利润。苦尽甘来,一时风光无限。

  重塑人生

  此时林捷已经是一儿一女的父亲,日子也越来越有奔头,但他常会在午夜惊醒,“林毅”、“林松涛”……证件上不断变化的名字让他离最初的“林捷”已越来越远。

  汶川大地震后,他第一时间代表公司向灾区捐款3.2万元,2010年为公益事业个人捐款1万元,2011年向困难大学生个人捐款1万元……点点滴滴,他的心中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其实他一刻也没忘记自己给浦江国棉厂造成的伤害。1996年的时候,林捷曾秘密联系了家里,让父母退给了浦江国棉厂5万元。他却还是要继续过见不得光的日子。

  持续的善举和企业的实力,林捷在2010年10月当选为广西南宁民营企业协会副会长,那时候他头上已经有了广西珠宝协会副会长的帽子,同时又担任了南宁市民营企业家联合会副会长和南宁市联合工会副主席等职。

  2011年7月,林捷达到了他政治生涯的新篇章——被选为南宁市兴宁区政协委员。

  法网恢恢

  没人会把“逃犯”这样的词和林松涛联系到一起。多年前的错误似乎已经被时间“掩埋”起来,但“林松涛”活在万人尊敬羡慕的阳光下,“林捷”却始终躲在历史阴暗的角落里。

  现世看起来安好,但一张天罗巨网,已经在慢慢逼近他的幸福。

  2011年10月的“清网行动”中,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刑警在调查中意外发现林捷的弟弟在福清开着不匹配的豪车,还经常外出。警方调取了他的电话清单,有个可疑的通话来自广西河池,次数不多,却很有规律。资料显示,用户名叫林松涛,对比了当年的照片,确认林松涛就是潜逃多年的林捷。

  11月28日,林捷感觉自己的右眼皮有点跳。进货时他显得心不在焉。所以,当一个陌生的声音道破天机时,他并不慌乱——“是林捷吧?我是浦江来的。”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林捷随手拨了拨头发,平静地说:“知道了。跟你们走,但别给我戴手铐,这的人我都认识,留点面子。”

  似乎早就在等待这一天,林捷十分配合。回浦江的路上,问他既然不逃为什么不早点来自首。他淡然地说:“人都有侥幸心理,我就一俗人,放不下现在辛苦多年才拥有的一切,而且我还有点怕坐牢。”顿了顿,他补充:“现在不怕了。”

  考虑到林捷当年诈骗数额不高,逃亡多年有持续的慈善之举,落网后还主动提出补偿等因素,法外容情,2012年8月,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林捷有期徒刑3年。

  尾声

  近日有媒体报道,说疑犯都会“72变”,比如身背2条人命的江西逃犯徐心联“放下屠刀”变身杭州净慈寺监院惟迪法师,还多次出国访问;担任临时演员多年的吉思光持刀袭击刑警抢劫后化身为“山东人张国锋”栖身横店影视城,还在谍战剧《潜伏》中饰演保密局档案股股长盛乡和《东方红1949》的特务严慧;林捷和另一名来自河南安阳犯下命案的李辉也都是潜逃多年——前者成为政协委员,后者白手起家打拼下数千万资产。

  然而徐心联曾在寺庙里带头捐血,李辉拿出巨额资金捐建希望小学,林捷则成为了慈善家。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人类本性向善的一面;另一方面,也要反思时代的经济环境、社会制度和监督机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一位教授指出,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这些在外能潜逃多年的“变身”案例说明,用人单位的警惕性不高,招录人员时把关不严是一定的。

  无论是林松涛还是林毅,终于以这种形式“回家”了,也终于能回归他最初的名字:福清人士林捷,这个他无论怎样化名,都会在午夜梦回念念不忘的名字。一切起源于财富,一切也暂停于财富。然而关于财富的思考和话题,与时代无关,却依然继续。

( 责编:sylvanas )
 
 
联系我们
编辑邮箱:demi@acc.cn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