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会计师专栏 >> 吴卫军 >> 正文

会计的明天会怎样

作者:吴卫军 整理2015-07-09 17:31来源:会计师网打印订阅
[导读]会计必须要公允地反映经济事实。这正是新会计准则的规范意图所在,也是“不做假账”的最终落脚点。健全的会计制度对提升中国未来经济制度的效率意义重大。会计准则需要与时俱进。请阅读我于2015年6月针对2006年12月写作的文章《会计的明天会怎样》所做的重新梳理。

  时任财政部部长金人庆于2006年2月15日签署财政部令,公布经修订的《企业会计准则》,自2007年1月1日起施行,2014年7月23日对《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进行修改等。这套企业会计准则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更加趋同,是中国企业会计准则发展的里程碑。这标志着我国会计界从计划经济时代的“苏联”会计模式,转变到了与国际资本市场要求相匹配的及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趋同的市场经济时代的国际会计模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经济的发展和政府监管当局对企业财务报告自律和社会监督的决心与信心。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曾为国家会计学院题词:“不做假账”。要真正做到这一点,除了道德、法律的约束外,还需要会计专业判断标准的建设与完善。健康、健全的会计制度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是资本投入。资本是有价格的,资本的有效配置通过资本的价格决定其运作方式。资本的价格由投资者对其投资项目的风险判断而定。风险高,投资的回报要求也高。透明可比的相关财务信息是解释企业风险的重要依据。高质量的财务信息可以降低风险的不确定性,提供比较基础,促使资本更有效的配置,从而为经济长期发展提供动力。日本过去多年经济发展的经验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历史借鉴。日本的企业会计准则不要求公允价值计量,银行和许多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中隐藏着许多减值资产,国际投资者对其没有信心,拖了日本经济复苏的后腿。

  我想从会计准则对资产负债表及利润表的计量及陈报影响谈谈我对新会计准则的认识。

  资产负债表变脸

  让我们看看自《企业会计准则》2006年公布之日起20年后一家生产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可能是这样的,并将其和2006年生产企业资产负债表的会计科目所核算的内容进行比较,通过列表的方式来看看二者的差异。

  从上述资产负债表结构可以看出,未来的资产负债表将更为简化,逐渐集中于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新的企业会计准则面对资产负债表的发展,在会计核算原则上,体现了下列重大趋势。

  1.从历史成本会计走向市值会计

  在新的会计准则下,大部分资产和负债项目的呈报都是基于公允价值的。可以看到,未来的资产中大部分集中于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在当前的市场中都有公允价值,如果不以公允价值核算的话,就可能出现资产负债表与现在的价值不相符的情况。传统会计是走历史成本道路的,对于公允价值与历史成本的差别部分也不会进行会计调整,这是最大的区别。

  市值会计用英文讲是Mark to Market,应用市值会计有两个挑战。一个是Mark to Management就是由管理层说了算。因为市值会计核算的标准和过程涉及许多判断因素。公司的治理层及审计师必须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向管理层说“不”。另一个挑战是Mark to Model,如此可能会使用错误的数量模型或参数。因为金融资产都要进行市值核算,在市值核算过程中,复杂的金融产品需要数量模型来量化处理。如果模型中系统的设计、参数的设定做得不好,将会对结果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国外有些公司以前在年底之前的几笔交易都是自己和自己做的,作出一个很好的价钱,然后系统就认为这是市场的价钱,其实不是的。

  2.管理层的意图成为会计核算的标准

  管理层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必须把目的定下来,会计按照这个目的来做账。有的企业买了许多金融债券,如果价格上去了,管理层就说买进的目的是为了短期卖出的,上涨的价钱就按公允价值核算进入了利润表。但是如果价格下跌了,管理层就说买进的目的是为了长期持有的,不将公允价值损失计入利润表。

  应该认识到,很多时候,会计报表失当是不能完全责怪会计人员的,而是有可能因为管理层的意图影响了会计的核算。

  3.杜绝表外科目

  在资本市场上,两套账是行不通的。表外科目和账外资产是不同性质的问题。小金库是账外资产,国内和国际会计准则都不允许将企业的资产挂在账外。表外科目主要是指一些用于信用承诺、买卖衍生产品的账户。对于这些科目,新会计准则的要求是进行公允价值核算,把本来在表外记录的承诺合同的价值通过公允价值计量纳入资产负债表中。

  越来越复杂的利润表

  我们再来讨论一下自《企业会计准则》2006年公布之日起20年后的利润表。我个人预期在资产负债表简化和集中于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同时,利润表会越来越复杂。表达利润表的最好公式如下。

公式
 

  式中,i=国家;    j=市场份额对象;   k=产品;    t=时间线;     r=资金成本/折现率;

  P=价格;    MC=边际成本;     U=产品单位;     F=固定成本。

  (资料来源:Phil Packer教授研究成果)

  新会计准则在利润表核算方面的要求体现在以下的几点。

  1. 利润表是多维和多角度的(要素i, j, k)。如今企业向投资者仅呈报一张传统的利润表是显然不够的。例如,企业需要从其竞争的国家、面对的市场份额对象和不同的产品组合披露地区、客户和产品分部报告。这是披露与组合管理、战略方向有关的业务信息。

  2. 时间线(要素t)。过去的利润表是历史的,即过去一年的经营成果。现在的利润反映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值。未来现金流依赖产品的生命周期,在不同的时间段为企业带来利润,企业通过最佳估计和判断,将未来的价值折现成现值。随着时间的变化,这种折现值在变化,变化的金额就是该时期的利润。

  过去市场的交易都是即期的。酿酒公司明年需要的小麦要等到明年麦收后才能采购囤积为存货。今天,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上购买3年后、5年后的小麦。企业的竞争时间线从1年拉长到3年、5年,甚至更长。所以,相应的会计已从昨天的会计变成今天的会计甚至明天的会计。

  3. 资金成本(要素r)和时间线(要素t)的复合影响。资金成本将是决定企业能否盈利非常重要的因素。要特别注意的是当要素r和要素t(特别是延长了的时间线)复合在一起时,利润表的波动性就可能十分巨大。另外,如何区分企业的核心利润和财务利润(即与公司营运不一定有关的“公允价值变动”),将是投资者关心的十分重要的内容。

  因而,新准则要求从两个方面披露与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相关的资金成本和时间线两个要素的内容,从而更加清晰地判断和分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两个方面是:

  (1)披露资产负债表,特别是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到期日结构;

  (2)披露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孳息利率和付息利率及其重新定价的时间段。

  4. 大量的风险信息披露。财务信息是历史的,过去的。新的会计准则披露更多是向前看的风险信息。

  JP摩根的管理层利用一份特殊的管理报告对企业的总体风险进行监控,摩根人称“4点15分报告”。这份报告指的是每一个营业日的4点15分,摩根将其全球的金融资产/负债及各类账外合同风险之敞口汇总起来,利用对金融市场风险的价格要素的变动在一定置信区间上的科学估算,来测算企业总体的风险损失潜在金额。如果这个金额在企业的风险忍受度内,那么摩根的风险执行官会发出“绿灯”信号,管理层可以下班回家。如果这个风险额超出了摩根的风险忍受度,那么摩根的风险执行官有权将超过风险忍受度的市场敞口及盘位估出,或购买衍生产品对冲此类风险。届时,某些金融工具在纽约已收市,这类风险管理的交易单也会及时转移去摩根东京、悉尼、香港或伦敦的办事处处理。

  让我们将企业的经营放到时间线上去衡量。传统的财务报表将企业已发生的经济活动记载下来,向信息的使用者(这里是指企业管理人员)提供决策所用的信息。然而这些信息均已是历史的信息、滞后的信息,它们只可能告诉使用者过往已经发生的经济事件及这些历史事件的经济及财务后果。对于企业的管理者来说,这些历史信息固然重要,但是真正让他们夜不能寐的问题是——明天会怎样?

  风险管理信息披露要回答的正是这个前瞻性的问题。它要解决在任何一个时点上,企业面对什么风险,这些风险在未来的时间线上会给企业带来什么机会,或会给企业造成什么程度的损失。披露向前看的风险信息有助于投资者估测其投资风险,是资本市场有效性的基石。我想,用JP摩根创造的风险价值的概念来解释新会计准则在这方面的要求是最恰当不过的。

  会计是越来越复杂了。我相信当时很多会计专业出生的人士也看不懂新准则下的会计报表。现如今的情形正如我当年所认为,面对许多复杂的经济业务时,会计处理也十分复杂。这是经济发展的结果,会计准则需要与时俱进。或许一度,在宽大、庄严、深沉的董事会会议室中,对会计信息质量负有治理监管责任的董事会成员曾发自肺腑地问,会计是艺术,还是科学?艺术和科学有许多不同点,但最大的相同点是“真实是美丽的”。会计必须要公允地反映经济事实,或许这就是新会计准则的规范点。

  1966年出生于浙江桐庐。毕业于浙江工商大学,获会计学学士学位。后就读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工商管理系,获会计学硕士学位。1992年获ACCA资格,成为中国大陆ACCA第一人;

  1989年加入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2002年晋升为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并于2011年先后担任普华永道北京主管合伙人及普华永道香港/中国管理委员会委员;

  2002年参与并领导设计了适合中国国情的“银行改革路线图”,在公司治理、财务报告和资本重组三大领域,为深化银行改革提供蓝图;

  2004年开始担任ACCA的全球理事,成为36名委员中第一位来自中国内地的人士;

  2003年至2006年间,吴先生作为主要合伙人之一成功领导了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财务重组、改制、引进战略投资者和上市审计项目;

  2011年,吴先生领导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股份制改制审计项目,并协助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完成了股份制改造。

( 责编:卜筱 )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