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人物 >> 会计师专栏 >> 臧珞琦 >> 正文

2016,我的巡回演唱

作者:臧珞琦 整理2016-02-23 09:34来源:会计师网打印订阅
[导读]那天我独自站在纽约曼哈顿的时代广场,感受着陈旧与摩登的对抗,任凭光怪陆离的灯光把自己的脸印染得五彩斑斓,打开香槟为充满矛盾和挑战的人生喝彩。

  因为飞得多了,我也就得此怪癖——像女孩们悉数珍宝似的把大小闪亮的首饰装进首饰盒一样,我把每次飞行过后的登机牌放进了匣子,等积攒到有两本英汉字典那么高的时候,就把它们平摊成三等份,用机器打孔、压膜,配上糖果色的封面,装订成一本书。闲时拿来赏玩,觉得自己哪怕这两年毫无成就,也不会活得了无痕迹,因为有那么多登机牌为时间的存在作证。

  这两年,四度英美、不下十次的日本、无数次东南亚、无数次陌生而有趣的中转航班,加上在世界各地颠簸弹跳的地面行程,我旅行的时间靠着计算机的帮助,四舍五入算出了800个小时。

  是的,住在大洋洲,每一次飞机低吼着挣脱地面飞向三万英尺的天空,都有点像人造卫星的发射,使命感和一去不归的悲剧感双色俱备。

  我在飞机上做什么

  习惯性地闭目养神——在倾斜摇晃的机舱里,这是能让我在未来十几个小时内保存战斗力的唯一坐姿。有点像做瑜伽之前的准备,我深深地感受自己的呼吸,并把专注力寄托在远方——一个能与宇宙作能量交换的奇幻念想。常常在飞机还没有飞到平稳,我就会自作聪明地放下座椅靠背换成进入“半昏迷”状态的睡姿,直到机舱灯光亮起,空气中飘出让人郁闷的食品的“香”味。

  我在想,在我这个年龄,做着这样一份需要长期艰苦跋涉的工作,是要更对得起我风华正茂的余生,还是我那嗷嗷待哺的孩子,或是我远在他乡也正奋斗成一个“圣斗士星矢”的丈夫呢?飞来飞去,面对这个好友的短信:“你在哪里呢?”或那个好友的问候:“一起出来喝咖啡?”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宣称:“我在出差呢!我在忙工作呢!”说多了便愈发义正辞严、愈发行色匆匆,一副“谁也不要搭讪我,忙着呢”的架势。忙碌成了一个自欺欺人的信仰。瞧,他们在忙着谈升迁,换工作;他们在忙着拯救中国股市和人民币;还有一群人在忙着谈婚论嫁,而我忙着工作呢,就是靠着这点虚张声势的忙碌,我获得了一种“滥竽充数”的成就感。

  成就感,总是必须的。我,一个奔四的母亲了,不能再在杏花微雨中赏味自己的那点感伤,不能到了一个地方说不喜欢、不适应就要回去,不能在别人谈论二次创业的时候蜷在沙发里看电视。

  而实际上是,在这舱门一闭紧接着的十几个小时里,书读完了,我不用再惺惺作态地把玩什么MBA参考书目;电影也看完了,惋惜那每三个月才更新一次的娱乐频道,让我愈来愈高的鉴赏品味憋屈着得不到满足。有时候我也会工作激情高涨。在去上海的一次飞行中,我在一个航程里完成了三份报告,看了很多篇文章,还把一个月的专栏写完了。有时候我还是会感到难以克制的抑郁,比如,在飞往伦敦的时候觉得万念俱灰,生活里只剩下我一个落单的背影。而更多时候,我则是蜷缩着躺在座椅垫上,漫无目的地瞎想。

  我时不时惋惜时光虚度

  虚假忙碌的直接后果就是我开始为了“事业”而搁置生活。我给自己列了一个清单,上面写满了自己“闲下来”后应该做的事情,其中包括研究教育体制,为幼升小的儿子找一个好学校;包括旅行,把大洋洲的每一个角落玩个遍;包括专栏写到30篇的时候开始写书;包括刷墙,让自己不换房子也有一个新家;包括减肥,包括挑染一下鬓角再也遮掩不住的白发……再美丽的梦想和华美的生活乐章,都要在我工作完毕获得阶段性成果以后才有空去实现和欣赏。曾几何时,我那丢舍不掉的工作呀,变成了张爱玲笔下爬满了虱子的华丽的袍,脱下了可惜,穿着又实在闷热得透不过气。

  曾几何时,老公开始关注我每一次航程的动态,生怕我遇上空中劫匪和宇宙导弹。而我也突发奇想,如果生命就在下一秒停止了呢?如果我从此在这世界消失,我的亲人和孩子呢?如果我这一秒突然离开公司,除了保险、理赔,我的工作会不会重要到无人能替,还是会像我的生活一样被搁置呢?有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在远离家人几年后,终于下定决心50岁退休开享天伦之乐,而我突然想问,万一你49岁那年破产了呢?万一你又硬着头皮要东山再起呢?

  我开始焦虑,为自己和每一个人感伤。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那张长长的清单,写着无数美好的事,可是它们总是被推迟,被搁置,在时间的阁楼里腐烂。为什么勇气和决心的问题总被误以为是时间的问题,而那些沉重、抑郁、不得已的,总是被叫做生活本身。

  2016,我还要不要这样飞

  还是停下来吧,就像智慧大师在电台里有板有眼的忠告:人们总是需要寻找平衡。或许在这个时刻,你的平衡是60%为工作,30%为家庭和10%为自己。或许到了那个时刻,工作变为0,你把一半的时间留给家庭,另一半时间留给自己。任何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平衡,永远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平衡。

  亦或者什么问题都不要问,生活本没有答案。抑扬顿挫的乐章,写到哪里都是美好,而你要做的就是尽情享受当下。好比那天我独自站在纽约曼哈顿的时代广场,感受着陈旧与摩登的对抗,任凭光怪陆离的灯光把自己的脸印染得五彩斑斓,打开香槟为充满矛盾和挑战的人生喝彩。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周末找一个借口赖在床上,用被子遮住头在黑暗里跟还在熟睡的孩子玩一场恶作剧,等他闹醒了,生气了,挥胳膊蹬腿地要把你踢出去了,你再一把抱住他,他身上一定有最让你觉得温暖和踏实的气息,你拥着他,一起进入又一个香甜的梦里。

( 责编:卜筱 )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